無標題文檔 2012中文字幕网电影中文字幕

【報春花】丟鵝(小小說)

2021-05-20 15:11來源:鐵嶺日報社

【字體:

老孟近日寢食不安,心里總在嘀咕一件事兒:那只鵝到底去哪兒了?

一只鵝有這么重要?不就是一走兩跩、長脖扁嘴、莊稼院兒常見的普普通通的大白鵝?

沒錯,就是一只普通大鵝??墒?,這只鵝是褪了毛的,是娘給他送來的。

那日,天還沒完全放亮,老孟還懶在炕上,就聽窗外有窸窸窣窣的聲音,接著咚咚咚有人敲門。老孟心里化魂兒:誰?誰這大清早的讓人不得消停?有啥要緊事?

老孟是屯里老戶,老字輩。大早上被敲門堵被窩不只一回,可那是前些年的事。

那天一大早,老孟正有情有調地享受著老婆身體傳過來的脈脈溫情,咚咚咚,聽到敲門聲,老孟一手劃拉過來花褲頭,一個猛勁兒坐起,問:“誰?誰???”

門外傳來哭嘰尿嗓的聲音:“叔,是我,二蔫兒!”

“咋啦?這么早哭啥?”老孟沒好氣。

“叔啊,俺媳婦跑了!”

“媳婦跑了不去找?一大早上,來我這哭爹?!?/span>

“叔,俺媳婦八成是回河南了。我是來借兩個路費錢?!?/span>

二蔫兒那時外出打工,認識了那個河南省的女孩兒。后來,二蔫兒不正干,小兩口兒總嘰歪。

還有一次,麻三媳婦一大早來敲門,說是頭天晚上做的粘豆包丟了兩蓋簾,雞架里兩只老母雞也被“順”走了。麻三媳婦抹著眼淚,兩片薄唇刀似的翻飛,切出一堆一堆的狠話。

可娘給他送鵝那次,敲門聲不猛。老娘顫顫巍巍地站在門外,手里的半截玉米桿,似鍍了一層白銀。

“娘,你這一大早的,從東頭到西頭跑來干啥?瞧你這白眉白發的,還真像那個圣誕老頭兒呢!”

老娘遲緩地摘下胳膊上挎的筐,捧出包袱皮兒,扒包米似的一層一層扒開,說:“給你拿只鵝?!?/span>

“把那只鵝殺了?”

“殺了,老了,干吃干嚼的,沒用?!?/span>

老娘又緩緩地說道。

老孟神情硬了一下,說:“趕快進屋,暖和暖和。累夠嗆吧?”

“累啥,走到半道兒,在你李嬸家門口歇腳了,和她嘮嗑兒了?!崩夏锾ь^看看屋里,答。

老孟心說:娘哎,你這不是在說謊吧?這大早上黑咕隆咚,賊冷,誰能起這么早?

娘轉身踱著步走了;隨來的小黃狗瞪眼豎耳,沖著老孟咬蘋果似地汪汪兩口,扭頭擺尾,攆老娘去了。

老孟回身,順手把鵝放進了倉房。

“誰,誰這大清早來了?”老孟老婆揉揉眼睛問。

“娘,來給拿只鵝。要不,把娘接來得了,在跟前兒也有個照應?!崩厦弦娎掀艣]言語,又說道。

“老二不是說接去嗎?他在城里比咱條件強多了?!崩厦侠掀耪f。

老孟沒吭聲,瞅瞅窗外娘走的方向,眉心擰個川字。

事隔兩天,老孟老婆說:“他爹,今天是啥日子,你還記得不?”

老孟眼珠子轉了轉:“啥日子?”

“今天是大孩兒的生日。你忘了?廢材!”老婆狠狠剜了老孟一眼。

老孟拍拍腦門,笑嘻嘻地說:“對,這么的大事兒給忘了,怪罪,怪罪?!闭f完,又眨眨眼:“哎,過兩天娘也過生日呢?!崩掀艣]言語。

兒的生日,娘的苦日。老孟連忙給老婆準備飯菜。去倉房拿東取西時,什么都在,獨獨沒找到娘送來的那只鵝。老孟強迫癥似的翻來倒去。

老孟和老婆嘮叨:“你說,別人家咋沒丟啥,偏偏咱家丟了!是故意禍害咱還是缺葷腥吃了?”

老婆瞥了他一眼:“禍害?禍害你還用跑到家里來?要說缺肉,你屯東頭到屯西頭數數,現在還有誰家出現丟雞丟狗的事兒了?”

老孟心里這個疙瘩越長越大,頭腦中甚至閃過二蔫兒那次借路費的情形。就想:是不是誰缺錢,偷了大鵝賣了?可又搖搖頭。

“要不,咱找找?”老孟老婆捅咕捅咕老孟。

“找?找個逑!”老孟被老婆這話嚇了一大跳:“屯里屯親,七大姑八大姨,三叔二大爺,你說,找到誰頭上,人堆里他還能呆?咱還能呆?”

丟鵝的事兒,老孟一直百思不解。

一天,老孟老婆打完牌回來,看老孟仍然這樣,就說:“隔院老王家養豬新安了監控,我回來時,看街上也有一個攝像頭,能照到咱門口,要不,咱去那兒看看?就借引子說咱也要養豬,也要安個監控?!?/span>

這倒是個好主意。于是二人一起去了老王家。

老孟和老婆四只眼睛不錯眼珠兒地在監控屏幕上掃描,大到一個人,小到一粒沙。老孟手心里開始出汗,仿佛下一刻就要揪出那個偷鵝賊。

看著看著,就見娘走后的第二天早上,影影綽綽的在家門口的路上有個小動物,嘴里扯著個塑料袋子,很吃力地往娘住的屯東方向拽。老孟老婆剛要出聲,忽見老孟腦門兒上有細汗。老孟捅咕一下老婆,示意細看,兩個人揉揉眼睛:是小黃,娘養的那只小狗。老孟和老婆一陣臉紅。

后來,娘沒去老二那兒。大家看到老孟娘在老孟這兒進進出出了。那只小黃狗也跟了過來。

李遠東


編輯:韓濤
無標題文檔